乐文小说网 > 小生真不是书呆子 > 第595章 天路

第595章 天路

        秋六娘微笑:“我见过很多男人的眼睛,我知道男人说谎的时候,眼神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在房内说的话有一半是真话,有一半是假话,真话是王右通确实死了,假话是他从来没有让你转达过任何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谢傅应道:“是!他从来就没有记起过你,六娘,你更不应该为这样的男人去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越听越不对劲,待听到去死两字,大吃一惊,秋六娘这个骚贝是要自杀!

        那事情就根本不是她想的那样咯,这会再朝男人看去,那镇静却又坚定的目光让她心口一阵发热,不由晕生双颊,隐约觉得这只狗也不怎么讨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接近,伸出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秋六娘一笑,笑得很甜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以为她要拉住自己的手,怎知秋六娘却面向谢傅,身体向后一倒:“多谢你特地来送我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六娘身落悬崖,谢傅没有犹豫,跟着跳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啊!闻人翎惊骇的猛然站起,被这一幕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只狗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什么东西在胸臆间凝聚,这只蠢狗!

        秋六娘身体后仰,压风而落,突然看见谢傅跟着跳了下来,表情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男人表情平静坚毅,却没有悲伤。

        秋六娘很感动也很悲伤,她活一辈子从来没有人为她悲伤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她用烧红的金色如意烫向自己的小腹,衣服直接被烧破,甚至已经散发出肉烧焦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她依然没能从男人眼里看到丝毫的伤感,他的目光依然只有平静坚毅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感觉自己快要捉住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白色的人影,一只像兰花的手却比他更快,衣袖一裹就将秋六娘裹在怀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孩子,我等了你二十一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六娘叫了一声师傅,泪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目送这道白色身影凌空飞远,解铃还须系铃人,他终究不是系铃人,也做不了解铃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失魂落魄的往回行,心头空荡荡的似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听见身后脚步声,转身一看,顿时目瞪口呆,喜悦之情充塞胸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一边行着一边拨了拨头顶发丝的露水,这道天堑诡异的很,好似有无气层段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这种情况御气并不能阻止身体下坠趋势,同时他能感受到真气外泄,身体慢慢膨胀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搞不清楚个中原因,唯有惊叹天地奥妙无穷。

        总得来说一般的武道高手掉下去也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发现眼前李二夫人睁大着双眸,怒瞪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目测了下距离,不够一丈远,向后退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又连退数步,拉了个两丈远,抬手客气道:“二夫人,你先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又冷哼一声,转身疾步,嘴角却暗暗露出笑意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隔日一早,太阳初升,晨露未晞,客栈一干人等就离开秋六娘客栈,朝后面山崖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。李潇洒、萧茓行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位娘子跟在身后,离着数丈远,这数十人的队伍也只有她们四个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茓对着李潇洒道:“李公子,一会能否捎我过天堑?“

        李潇洒笑道:“只怕不能,我还有四个累赘。”说着望向身后四位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茓脸露失望之色,可惜百两黄金雇过来的屠夫被人干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朝萧茓看去,你是不是忘了我,怎么舍近而求远。

        萧茓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谢傅的表情,朝卧龙凤雏走了过去,昨晚后半夜特意跟卧龙凤雏套近乎,总算赢得两人一点好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娘子叶结衣见老二面对相公回望的目光却神色凛然,不假于色,低声说道:“老二,你还生相公的气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冷声说道:“我说到做到,以后他别想再碰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娘子崔有容闻言一讶,“相公碰你了吗?什么时候的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道:“他碰我手了啊,你们不是早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女一脸无语,她们还以为老二受得了相公的男人味了,碰手算什么碰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有容道:“老二,相公娶你也有几年了吧,碰你手不算过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道:“以前是勉强,现在是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结衣没好气道:“相公迟早要休了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嗳的一声:“求之不得,他最好赶快给我写放妻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有容道:“老二,你就别怄气了,除了相公,天底下没有一个男人受得了你,再者说了你一走,我们姐妹不得分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一笑:“好啦,大姐,我免为其难忍受忍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三女同时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当年是因为闻人家与李家早有婚约嫁到李家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闻人翎的情况有点特殊,与相公有夫妻之名,却一直未能有夫妻之实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公足足花了三年时间才碰到闻人翎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也是闻人翎所能忍受的最大程度,后来就再没有任何进展了,相公也渐渐习惯躺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同为女子,她们四人感情倒是跟姐妹一样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,就行到这悬崖边,这会白天,看得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条臂粗的铁索陡着往上,悬在半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能目测到百余丈的地方,已经被云雾所笼罩,去势未尽,好似一条没有尽头,直抵云霄的天路。

        便是谢傅也暗暗惊讶,斜度如此陡峭,就算牢固如刀锋行在上面,都让人感觉脚下要冒汗斜滑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因为跨度极大,行到中间要晃荡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谢傅有点担心的看向四位娇滴滴的夫人,脱口问道,“有多长?”

        萧茓倒吸一口冷气:“三四百丈长吧。”回想起上一次通过的经历还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女异口同声:“三四百丈!”

        手心脚底已经冒出冷汗来,东岳泰山高也不过五百丈,登上山顶也需要半天时间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眼前这道铁索,每一步都有掉下去的风险,说是天路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潇洒微微一笑:“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叶结衣弱弱道:“相公,我光看光听,腿都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潇洒淡道:“没事,一会你闭上眼睛就是,相公的本事你又不是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空隙,已经有人踏着铁索斜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文学网

  http://www.lwxsw8.net/63/63696/18974160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lwxsw8.net。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wxsw8.net